20年专业专研好产品

向全球提供全系列高品质聚丙烯酰胺

    服务热线 南浦化工
媒体中心
联系我们
总机电话:0371-86560100

国内业务:0371-86560977

国外业务:0371-65655608

联系人:秦先生 13837120203 (业务联系)

联系人:阿先生18037191850 (业务联系)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玉凤路与福元路交叉口 南浦国际金融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中心 > 新闻动态 > 详情
秦新伟:领跑者的危机感
更新时间:2014-11-06 22:01:25

秦新伟:领跑者的危机感

秦新伟的创业故事远比戏剧更精彩。

他以三颗速效救心丸开启了事业之门并迅速掘得第一桶金,之后的十几年,他由门外汉逐渐成为精细化工行业内的翘楚,以自己的努力和智慧,带领一家民营企业成长为行业领跑者。

一如戏剧性的创业一样,他也戏剧性地回答一些“常识”。他自称不知道公司为什么叫“南浦化工”,也不懂产品的生产技术。面对我的半信半疑,他还特意拿出一盘光盘来介绍产品。

对于我的问题,他没有长篇大论,没有掩饰和回避,而是直接回答。其间,他爽朗的笑声,又让他的回答充满多重意味。但是他的率直又让他的回答具有极强的可信度。

他闪烁的言语更多是针对技术问题和企业成长史,对于人生规划他却一点儿不含糊。文科出身的他,对自己人生的规划,用了十二个字--隐则不动,动则必胜,胜则必成。

尽管这十二个字容易使他的思想陷入到宏大的空谈,但却成功地引导他走向成功。即将以“南浦化工”命名的大厦将屹立于金水大道上的黄金地段,对于一家民营企业而言,实属罕见。

从门外汉到业界翘楚

他的第一桶金听起来有点巧合。但他却说机遇是平等的,机遇永远给有准备的人留着。

文科出身的秦新伟跨界进入化工行业,完全是因缘际会的巧合,这种巧合如今看来颇具传奇性。

十四年前,秦新伟揣着母亲给他的三颗速效救心丸乘飞机去广州接患有心脏病的父亲。飞机起飞后,一个叫川田一郎的日本人心脏病发作,秦新伟把三颗药丸全都给了川田一郎,救了他一命。

当年,他二十五岁,刚从学校毕业,还没有找到工作,却因救人之举,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后来,川田一郎为了报恩,向秦新伟介绍聚丙烯酰胺及其应用领域,并无偿提供两袋聚丙烯酰胺。从此,秦新伟走进了化工领域。

当时,国内市场还没有这种产品,通过短暂的市场调研,秦新伟找到了第一家客户--莲花味精。使用了秦新伟提供的产品之后,莲花味精的污水处理问题迅速得到了改善,秦新伟赢得了企业的信赖。时至今日,莲花味精依然是南浦化工的重要客户。

看到了聚丙烯酰胺的巨大市场潜力,秦新伟决定开始代理销售聚丙烯酰胺及衍生物。

直到现在,秦新伟对技术上的事情仍不完全了解,但这却丝毫不妨碍他前进的脚步。他认为,环境保护领域是一个朝阳产业,抓住绿色主题一定会有一个好的前景。

经过4年发展,南浦化工已经成为一家主要从事聚丙烯酰胺、丙烯酰胺及衍生物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

公司产品在石油、医药、造纸、纺织等领域的广泛应用也让南浦化工的业务遍布全国各地。如同他的老乡“红枣大王”石聚彬一样,秦新伟逐渐成为所在行业的佼佼者。

2010年,南浦化工产品在河南市场的占有率达90%。公司产品销售辐射到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并与中石油、中石化、大庆油田、克拉玛依油田、胜利油田等重量级企业形成长期牢固的合作关系。

在很多人看来,这些成就足以让秦新伟骄傲和自豪,但他却不以为然。

他说“辛苦的人不一定致富,致富的人肯定辛苦。”

忧患意识

他身上体现着危机意识和忧患意识,对他来说,这既是压力,也是动力。

秦新伟并不满足于现状。相反,他身上具有强烈的忧患意识。

他担心高速成长的企业会被新技术淘汰,他担心新技术被竞争对手独占。

这种“活不过明天”的危机感,让他无心回味过往的成功和荣耀。

面对一些问题,他总是轻描淡写寥寥数语带过,却又大谈特谈他的危机感。

在他看来,成功只是暂时的,都是过去式,对于未来的所有变数,需要时刻准备着,这是他多年来积累的经验。

“假如现在谁给我推行一个新的技术能给我节省10%,我立马就做,市场是无情的,淘汰就淘汰了,成就成了。”

他担心一夜之间被淘汰,对行业的优胜劣汰时刻保持警惕。

尽管,山东宝莫和江西昌九这两家主要竞争对手所采用的第二代技术落后于南浦化工的第五代生物技术,但技术更新的速度及不确定性,依然让秦新伟忧心重重。

他不断积蓄力量,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

开建年产10万吨微生物法丙烯酰胺项目、计划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三年内在国内主板上市,对于公司的未来发展战略,秦新伟思路清晰。他明白,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下,只有不断增强自身实力,才能赢得更多行业话语权。

他的目标是行业的标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对竞争对手的生产规模、技术水平等情况了如指掌。他关注着美国的纳尔科、法国的爱森、日本的三井、德国的巴斯夫等企业的一举一动,而这些企业是世界范围内的行业巨头。

“忧患是首要的,资金是次要的,市场是重要的,技术是必要的”。权衡企业发展的各种因素,秦新伟给出这样的解释。

秦新伟身上的忧患意识,让他肩负着巨大的压力。

今年39岁的他,头发已经都白了。

“也许今天上午你还在热带地区正在沐浴阳光,享受海水的滋润,中午可能就到了严寒的极地,明天早上的时候也许又是灿烂的一天。”

在秦新伟眼里,一个创业者要经历各种“温差变化”,深谙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

在瞬息万变的市场面前很多人不知所措,疲于应对;而成功者,往往是带着危机意识,默默努力,为未来的每次出手和亮相做充分的准备。无疑,秦新伟属于后者。

求创于新

他崇尚新企业的发展,新技术的推广,在传统的化工行业,他坚持不断创新。

对于传统的化工行业来说,很多人按部就班,完成原料、研发、生产、销售等各个环节建设,形成从上游到下游的完整链条。

秦新伟却一反常态。

拥有十几年销售经验的秦新伟,经过长期的市场观察能准确地捕捉到市场反馈信号,从而根据客户需求生产产品,根据产品需求寻找原料。原料来源于石油行业,最终产品又大部分用于石油行业,这就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南浦化工的产业链优势已然形成。

他称之为市场倒推理论,这和张瑞敏的市场倒逼理论异曲同工。

他把这种市场倒推追溯至企业研发源头。在技术上,秦新伟崇尚不断创新,超越竞争对手,不局限于建立实验室和研发体系,与清华大学建立长期合作伙伴关系,使用最先进的第五代生物技术。这让南浦化工的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他崇拜牟其中,欣赏雷曼兄弟,尽管前者曾经饱受争议,后者在金融危机下黯然倒闭。抛开时代背景及后人对两者褒贬不一的评价,秦新伟觉得,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值得尊敬,至少在经营理念和运作方式上,二者的创新都为后人提供借鉴之处。

作为掌舵人,在带领企业做大的过程中,秦新伟对自己的职责有着清晰的定位。他习惯于对行业全局进行宏观性的思考,并把大多数时间用在对了解、掌握的信息进行解读判断。决定,就成了一个简单的事情。

几天前,一家证券公司找秦新伟谈投资,对方等了他半个月。结果,见面后秦新伟却只谈了两句话。剩下的具体协商内容,秦新伟则放手交给了他的团队。在别人看来,这种直爽和放权有些不可思议。

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做应该做的事情和擅长的事情,这是秦新伟的商业智慧。

 [NextPage]

压力存在于时时刻刻

豫企五百:精细化工对大众来说是陌生行业,为什么会对这一块感兴趣?

秦新伟:我是学文科的,之所以会走进化工领域,是因为三井川田先生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从发展趋势上说,不管是中国,还是世界,要走进一个好的领域,像传统领域制造业、食品业、造纸业,这都是传统行业,你必须走进一个朝阳领域,朝阳领域是什么?环境保护,只有抓住这个绿色的主题才能做好。

豫企五百:当时是怎么和日本的三井联系上的?

秦新伟:当时我是坐飞机的时候认识了三井川田一郎,因为我爸有心脏病,我去广州接我爸,我妈给了我三颗速效救心丸,让我揣在身上。飞机起飞时,川田一郎的心脏病犯了,找不着药,我给了他三颗药丸,救了他一命,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豫企五百:我觉得学文科的人多多少少也会有一些情怀,除了化工领域,你想过进入其他领域没有?

秦新伟:没有,就像谈对象一样,我这个人比较专一。为什么没有进入其他的行业?一是因为不懂,二是涉及以后会造成很多负担。

豫企五百:我们了解到,聚丙烯酰胺及丙烯酰胺应用范围很广,需求量很大,将来的市场容量也会很大,是不是需要很多企业去填充市场?

秦新伟:容量是很大,但是在国内来说,比较欠缺的是原料。

豫企五百:原料是怎么来的?

秦新伟:通过石油开采的时候产生重油,重油经过提炼产生我们的原料。不久前,我们和新疆克拉玛依油田签订了一个协议,他们给我们提供15万吨的丙烯,15万吨的丙烯可以生产10万吨的丙烯烃和10万的丙烯酸,这就是我们产品的主要原料。丙烯烃和丙烯酸是生产丙烯酰胺的原料,丙烯酰胺又是生产聚丙的原料,它们形成一个链条。

豫企五百:如果你拿到原料,就等于把渠道打通了?

秦新伟:我现在是倒着做的,首先我要有市场。从市场倒推,而不是像有些人一样,生产好了,等着去卖,我不是这样。我是先有市场,有客户了,客户需求怎么办呢?我们就生产聚丙烯酰胺,然后生产丙烯酰胺,丙烯酰胺我有了,就要考虑原料了,我就需要丙烯烃,丙烯烃从哪来那?从丙烯来啊,我们就要和中石化、中石油合作,这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豫企五百:产品淘汰周期一般是几年?

秦新伟:不要说这个周期淘汰有几年,只能说淘汰期有几天。像美国的纳尔科、法国的爱森、日本的三井,还有德国的巴斯夫,这都是世界级的企业,都是我们这个行业的龙头老大。所以压力存在于时时刻刻,既然是市场经济,就要按市场规律办事。

豫企五百:人才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企业核心竞争力越来越表现为对人才的培育、拥有和运用能力。南浦化工如何留住优秀的人才?

秦新伟:无论将来这个企业发展到哪种程度,一定要记住以人为本,不要把自己的员工当为雇佣工人,你要把他们当做主人,把他们的利益切实体现出来,让他们真正地感觉永远有一种感情在里面。只有依靠完善的用人和薪酬机制,凭借公司的管理机制,才能吸引住优秀的人才。

豫企五百:对传统的化工企业来说,销售和研发作为两端,往往起着决定性作用。在研发上,南浦化工是怎么做的?

秦新伟:在研发上,我们跟清华大学合作。因为清华大学的研发能力在全球都是出名的,但是他们有一帮科技成果需要企业帮它付诸于生产,所以我们就跟他们合作,我们省去了自己的基础研发。如果我们自己组建一个实验室和研发体系,那可以说是眼光很浅的,永远就只看到我这个产业,就是我这个产品。而他们可以放眼全球,吸收优点,进行综合,最后形成产业链。原来我不敢想产业链,现在人家帮我做成了。

豫企五百:作为一个创业型的企业家,带领一个企业成长到现在地步很艰难,你感觉有压力吗?

秦新伟:有一句俗话说,没有远虑,必有近忧。我的压力在哪儿?员工、市场、技术,怎么能适应将来的时代发展,不是市场来适应我,是我去适应它,如果我不适应它,它就把我淘汰出局了。我们这个行业淘汰很快。

豫企五百:上市之后,公司将进入公众视野。有没有考虑过如何面对上市前后的反差和转变?

秦新伟:这些事我都想过。之前,我也跟几个上市公司的老总在一起聊过,我都奉劝他们一句话,平常之心做平常之事,平常你怎么干,现在你还怎么干,不要做秀。

豫企五百:你最欣赏的全球企业家和中国企业家分别是谁?为什么?

秦新伟:我比较崇拜的搞经营的就是牟其中,他创造了中国经营企业方面的神话,先抛开他做得对与错,首先他的理念是很好的,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他能拿中国库存的物资,换出中国最紧缺的物资,说明了他的头脑(灵活)。还有美国的雷曼兄弟,他们在全球范围内创造新颖产品,探索最新融资方式,提供最佳优质服务。虽然最后破产了,但他们的资本运作模式到现在来说都是最好的。

豫企五百:你在企业运作和管理上是不是也有吸取这些理念呢?

秦新伟:有些消化和吸收,有些理念可以采用,但不套用。我比较崇尚新企业的发展,新技术的推广;传统行业都是大家买原料去做,南浦化工要打破这一点,在河南我要上一个10万吨的丙烯酰胺生产线,这个项目建起来以后,就相当于在中国我是有话语权的。